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欧洲分离协议草案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暴:英国与欧洲分离不确定性增加|欧盟新浪财经

  • ju111net免费影城
  • 2019-03-27
  • 371人已阅读
简介协议草案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暴,增加了英国退出欧洲的不确定性。不久前,经过长时间的谈判,英国和欧盟就协议草案达成了协议。欧盟委员会随后公布了

    协议草案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暴,增加了英国退出欧洲的不确定性。不久前,经过长时间的谈判,英国和欧盟就协议草案达成了协议。欧盟委员会随后公布了一份长达585页的《非欧洲协定》草案。草案涵盖了广泛的问题,如边界、关税和从欧洲向欧洲的过渡时期。该协议承诺保护在英国的欧盟公民和在欧盟的英国公民继续生活、工作和学习的权利。双方一致认为,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不会有“硬边界”,欧盟和英国在自由贸易协定中寻求关税合作和海关深度合作。他们呼吁在所有商品区实行零关税,并将维持“单一关税区”,直到找到爱尔兰问题的解决办法。协议规定,英国在2019年3月离开欧盟后将有21个月的过渡期,英国可以在2020年7月1日之前的任何时候请求延长过渡期。如果在过渡期内没有达成贸易协定,将启动“储备协定”。届时,英国将继续与欧洲联盟结成关税同盟,接受欧盟的一系列限制,如反不正当竞争、环境保护和劳动保护;北爱尔兰需要执行欧盟关于增值税、检疫和商品标准的附加规定;来自不列颠岛的北爱尔兰也必须接受边境检查,以确保他们没有必要在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在兰州共和国之间建立“硬边界”。英国不能单方面终止“储备协定”,除非双方能够找到替代方案。此外,协议规定英国必须向欧盟支付约390亿英镑的“金融结算”。协议草案在英国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暴。在11月14日的内阁会议之后,英国首相德丽莎·梅宣布协议草案得到了内阁成员的支持。但仅仅半天后,四个月大的离职部长多米尼克·拉布就因为对草案不满而辞职。工作和养老金部长埃斯特·麦克维和其他两位高级部长也辞职了。由于预计协议草案很难在英国议会通过,特蕾莎·梅不得不推迟定于12月11日举行的议会投票。同一天,英国首相的发言人说,将在2019年1月21日之前对非欧盟协议进行表决,这也是英国法律要求政府与欧洲联盟达成协议的最后期限。推迟投票将很难改变许多议员反对欧盟解体协议的情况。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坚决反对北爱尔兰的提议。他们认为,这种对北爱尔兰的独特对待,必然导致北爱尔兰的特殊化和分离势力的崛起,这是不能接受的。在特蕾莎·梅所属的保守党内部,许多议员反对它,尤其是由欧洲研究小组领导的强硬派系。他们的理由是,根据目前的草案,英国在支付了390亿美元的巨额款项后,仍然没有兑现欧盟对未来贸易协定的承诺。一旦《储备协定》出台,英国将被迫成为关税同盟成员国,不能与其他国家缔结贸易协定,只能被动接受欧盟规定,以欧洲法院为终审法院,国家主权将受到严重侵蚀。更不可接受的是,没有欧盟的许可,英国不能单方面终止“储备协定”,这可能导致英国陷入“声誉受损”的困境。作为英国议会中最大的反对党,工党也认为,除欧协议草案可以避免重新建立北爱尔兰的“硬边界”,但一旦“储备协议”启动,它必须接受欧盟规定的限制,这与留在欧洲的限制并无实质区别。工党领袖科尔宾公开表示,协议草案不符合英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工党提出,英国不仅应继续留在关税同盟,而且应保留与其他国家缔结贸易协定的权利;享有单一市场带来的无摩擦贸易设施,还应拒绝接受人民的自由流动;拒绝按照挪威模式被动接受欧盟的规定;在欧盟政策制定中享有一定的发言权。北爱尔兰工党和民主统一党都不能支持目前的草案。通过这种方式,特蕾莎·梅只能赢得200多名保守党议员和其他党派的零星支持者,而400多名议员反对,包括约100名保守党议员。为了使协议草案在议会获得通过,320名议员需要支持它。也就是说,特蕾莎·梅需要在下个月改变大约120名国会议员的立场。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是一项非常困难的任务。为了让议会通过欧元退出协议草案,特蕾莎·梅可以被描述为既硬又软。她建议我们可以在议会辩论协议草案是否完美,但最重要的是实现承诺。当议员们看到协议并投票表决时,他们必须认识到履行人民承诺的重要性。同时,她警告说,如果协议草案在议会投票中被否决,英国将面临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洲的风险。一旦没有离开欧洲的协议,英国和欧洲大陆之间的一系列协议将化为乌有,贸易壁垒高,对外贸易受阻,英国经济将陷入混乱。11月28日,英格兰银行和英国政府发布了关于欧盟退出的经济报告,预测了未来几个欧盟退出情景的经济趋势。双方都表示,没有达成协议将对英国经济产生严重负面影响。英格兰银行的金融稳定报告指出,如果英国不同意离开欧洲,它将面临比金融危机更严重的衰退。离开欧洲后,GDP将下降8%,房价将下降30%,通货膨胀将上升到7.5%,英镑将贬值25%。尽管由于未能达成离开欧洲的协议,英国经济受到严重负面影响,但德丽莎·梅很难威胁议会,使其有可能与欧洲联盟重新谈判或停止谈判。12月10日,欧洲法院裁定,英国可以在未经其他成员国同意的情况下单方面中止这一进程。这意味着,反对现有协定的英国议会成员可能会对草案中不令人满意的方面大惊小怪,并拒绝该草案;欧洲返回党成员也将抓住机会提出政治呼吁,停止撤军。一旦下议院否决了协议草案,工党可能会在下议院对政府投不信任票,保守党内对特蕾莎·梅的弹劾案将激增。如果特蕾莎·梅能够勉强挺过难关,继续掌权,她可能会做出一些妥协,并与欧盟进行谈判,对草案进行一些修改。如果反对现有协定的成员国接受折衷方案,则可以第二次表决通过修订草案。如果特蕾莎·梅未能从欧盟为英国争取到更有利的条件,修订后的协议草案仍将面临另一次拒绝的结果。此前,欧盟27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向特雷莎·梅明确表示,没有修改协定草案的余地。特蕾莎·梅警告欧盟国家说,英国与欧洲的强硬脱离将会增加整个欧洲金融系统的风险,希望赢得谈判筹码。然而,德国总理默克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等坚定地表示,他们不能修改达成的协议,没有进一步谈判的余地。容克说:“在目前情况下,达成的协议是最好的,也是唯一能达成的协议。”由于欧盟这种强硬的态度,几乎不可能对英国作出更大的让步,而且第二种结果的可能性更大。政治危机将继续。如果内阁垮台成功,引发大选,那么无论哪个政党获胜,都将面临重新谈判的问题。同样,无论哪个政党执政,几乎不可能改变英国比欧盟拥有更少谈判筹码的事实。工党的口气很高,但其谈判计划的可行性微乎其微。这将迫使新的执政党回到协议的原始框架。与此同时,欧洲议会成员将继续在政治重组之际推动第二次公民投票。在缺乏更有利的退出协议的情况下,一些原本支持该协议的英国人可能转向欧洲方面。赞助数百万英镑支持欧盟退出的英国富人明确表示,他们宁愿留在欧盟,也不愿接受现有的欧盟退出协议。这些金融巨头已经意识到,如果英国根据现有协议脱离欧洲,将失去其欧盟金融许可证,包括银行业在内的金融部门将无法轻易进入欧盟市场。此时,政治平衡很可能会向欧洲方向逆转,由冲突引发的危机将自然得到解决。但是不能保证公众舆论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一旦非欧洲国家再次获胜,英国将回到是否接受现有非欧洲国家协议的问题上。英国从欧洲撤出高度不确定。一个月后,议会的投票将决定下一步去哪里。主编:任少民(来自第一财经)主编:白中平

文章评论

Top